侠骨柔情!抗战时期飞虎队的另一面

 

美国航空志愿队(飞虎队)的地面支持人员之一的查利·Misenheimer和P-40 Tomahawks合影.此照片是1942年初在昆明的美国航空志愿队(飞虎队)的机场上拍的,在他后面的是一架中国空军的PT-19训练机.

一个“飞虎队”中队的飞行员在中国,美国志愿者。

飞虎队员在检查飞机

大卫·希尔准将登上了他的北美P-51B野马号战机。在拍这照片的时候,希尔是一名前美国航空志愿队(飞虎队)队员,是第14航空队的第23战斗小组的指挥官。

巫家坝机场始建于1922年,是中国第二个机场,原为军用机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是飞虎队的主要基地和司令部所在地,也是驼峰航线的终点站。图为1940年代的巫家坝机场,C-46运输机正在卸货。

第23战斗团74战斗中队的哈林·S·Vidovich上尉。在中国作战时,他被官方记载取得经证实的2.5个到3个空战的胜利。他赢得了他伙伴的尊敬。然而,不幸的是,1944年1月中旬,他在恶劣的气候下执行飞行任务时牺牲了。

第23战斗团75战斗中队的飞行员在重庆他们曾驾驶过的P-40N战鹰号机前留影。在他们当中,站在左边的是王牌飞行员和有前途的空军准将Wiltz “Flash Segura,从右边数第二位的是王牌飞行员和有前途的空军中校和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博物馆的代主席唐纳德·S·洛佩斯。照片里坐在左边第一个的是约书亚·桑福德,二战期间曾在中国服役过。

拿着锦旗的飞虎队员

埃米尔 希尔文 斯科特,阵亡于1942年。

驻桂林的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二十三战斗机大队第74中队 1943

驻桂林的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二十三战斗机大队第74中队 1944

1945年8月,柳州简易机场,美军飞虎队某机组人员站在B-24飞机上。

六架美国航空志愿队(飞虎队)的柯蒂斯P-40E Kittyhawks号在中国昆明等待着他们的下一个任务。

1942年4月,陈纳德领导下的飞行员开始收到了一些少量的现代的P-40E号。

这些新的Kittyhawks比那些飞虎队最初用的P-40 Tomahawks的速度要快的多, 且能装更多的重型武器。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侠骨柔情!抗战时期飞虎队的另一面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