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大选极右翼势力抬头,他们也要“脱欧”?

 瑞典议会选举初步结果出炉,没想到极右翼政党异军突起,导致新政府组阁前途未卜。

根据瑞典选举委员会10日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两大传统政党阵营——执政的中左翼联盟和在野的中右翼联盟分别取得144席及143席,均未及过半议席。

对外来移民持敌视态度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获得17.6%选票,赢得62个议席,位列议会第三大政党。

中左翼联盟与中右翼联盟均表示,不会与瑞典民主党合作。这也就意味着瑞典将可能出现悬浮议会的局面。

选举最终结果将于本月12日公布。如果各政党和联盟没有就组阁达成共识,那么瑞典可能将于今年12月24日提前举行另一次大选。

瑞典新政府组阁面临不确定性,极右翼政党搅动着政坛。瑞典乃至整个欧洲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极右翼政党为何在瑞典悄然兴起?

大选前的民调显示,瑞典民主党支持率高达20%,与第一大党社会民主党相差不到4个百分点。

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自从2010年成为议会政党后,逐渐壮大,2014年大选中,该党一跃成为瑞典第三大政党。

在本次选举中,瑞典民主党的得票率依然名列第三,而且得票较上届显著增加约5%。

瑞典民主党主张实施严厉的反移民政策,而这样的主张恰好迎合了很多缺乏安全感的瑞典选民。

据《卫报》,瑞典是全世界按人口比例人均接受难民最多的国家。2015年欧洲爆发难民危急,总人口数才1000万人口得瑞典接收了约16.5万难民。

难民的大量涌入给瑞典的福利系统造成沉重压力,打破了瑞典的政治稳定。同时,宽松的移民和难民政策也造成瑞典治安出现严重问题。

瑞典曾经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国家,但是近些年来治安状况急转直下。据《瑞典日报》,去年11月瑞典犯罪率到达历史最高水平,警方划定的“治安尤其脆弱地区”增至23个。

今年8月,一群蒙面青年在瑞典各地横冲直撞,纵火焚烧了80多辆汽车,并向警方投掷石块。这样的事件引起了瑞典全民对治安的担忧。

法新社报道称,近年来,瑞典全国各地都时常发生汽车被纵火烧毁的事件。在首都斯德哥尔摩周边地区,几乎每天都有一辆车被烧毁,警方怀疑作案者一般都是来自社会底层的青少年。

根据瑞典官方的统计,2017年,全国共有1457辆汽车被纵火焚烧。

持续的骚乱使得选民对社民党领导的政府失望。据BBC,社民党领导的瑞典政府被普遍视为几十年来最弱的政府之一。

瑞典社民党领袖、首相勒文(Stefen Lofven)虽然已经在不断调整政策,关闭了瑞典边境,并收紧了移民法规,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这时候,奉行反移民主张的极右翼势力瑞典民主党则趁机而入,指责执政党“摧毁”了瑞典,呼吁暂停庇护难民,并推动瑞典退出欧盟。

瑞典会“脱欧”吗?

瑞典民主党是典型的“疑欧派”,其党魁奥克松多次公开表示,瑞典应该举行脱欧公决。

据《每日邮报》,瑞典民主党议员赫尔穆特·彼得森说,我们没有信心继续留在欧盟,欧盟不会让瑞典的未来更美好。英国要求脱欧并不是英国出了问题,而是欧盟自身有问题。

另一名民主党议员彼得·伦德格伦同样表示,如果欧盟不改革,那么这个组织毫无希望可言。

据英媒《每日快讯》,调查数据显示,有13个欧盟国家的多数受访者不信任欧盟。

牛津经济研究院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瑞典民众中选择脱欧的并不占多数,但自从瑞典民主党提出“大选后就欧盟成员国身份举行公投”以来,这个话题愈加受到关注。

但是报告指出,如果瑞典脱欧,GDP可能会下降4%,失业率将会随之上升。预计到2031年,瑞典将会减少7.3万个就业岗位。

由此看来,瑞典想要脱欧代价不小。不过,也并不是没有好处。

据《商业内幕》,瑞典离开欧盟,也就不需要为其做出财政贡献,省下来的这笔钱可以用于本国的公共服务。

在欧洲,除了瑞典的极右翼政党崛起,冲击着欧盟,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意大利极右翼政党“五星运动”、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自由党”都在其国内掌握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对欧洲一体化造成威胁。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瑞典大选极右翼势力抬头,他们也要“脱欧”?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