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信号:中国贫富差距超“破坏拐点”

 

null

有越来越多的确凿证据表明,国内的贫富差距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程度。

文 / 华商韬略 赵建勋

日前,惟道风险研究院编制的《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公平与贫富差距问题研究》报告公开发表。报告表明,目前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突破破坏拐点,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提高将抑制经济总量的提升。

null

这份报告以贫富差距为核心,构建了综合法律、社会文化、金融等影响公平维度的蒙格斯社会公平指数。与广泛使用的基尼系数相比,它从多角度测度贫富差距,还可区别同一经济体内城乡、省份、收入阶层间的贫富差距和公平失衡状况。

该研究发现,贫富差距指数与经济发展存在三个拐点:差异拐点(0.2)、黄金拐点(0.463)及破坏拐点(1)。当贫富差距指数低于0.2时,绝对平均造成动力不足;指数在0.463左右时,对经济增长的动力效应最高;而指数一旦超过临界值1,就意味着贫穷人口会有日益强烈的被剥削感,抑制经济总量的提升。

null

而在2018年,我国的贫富差距指数已经越过了破坏拐点。

根据该报告,2002-2004年我国社会公平程度还处于比较高的水平,这可能是由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社会竞争秩序、制度环境有了比较明显的改善。而从2005年开始,社会公平指数显著下降,这主要是由于以房地产为主的存量财富,以及资产的金融化,显著扩大了贫富差异。

null

中国的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和讨论,国内外很早就开始了,结论也很明确,就是中国的贫富差距不仅十分悬殊,而且扩大速度极快。

中国社科院2009年发布的《中国社会发展年度报告》就宣称,中国的贫富差距在急剧拉大,基尼系数已接近0.5的高压线,达到了0.496,收入分配严重不公。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16年我国基尼系数达到0.47,高于美国(0.41)、英国(0.35)、加拿大(0.32)等西方发达国家。

要知道,1981年我国基尼系数只有0.281,到2000年就已经达到了0.409。而美国基尼系数1967年为0.394,2008年不过0.466。很明显,美国的收入差距虽然也呈现扩大趋势,但速度比我们要慢得多。中国不平等变化的速度非常地快。

null

▲国家统计局统计的我国基尼系数变化

联合国约有 190 多个国家,在有完整的统计数据的 150 个国家中,基尼系数超过 0.49 的不超过 10 个,排名前十的除了中国外,就是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国家。

如果我们查看社会机构统计的基尼系数,会发现要远远高于官方数据。

中国人民银行与西南财经大学共同创立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有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为0.61,高于官方公布的水平,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

北京大学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则指出,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就已经达到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瑞信研究院(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的2016年《全球财富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家庭财富总量仅用15年就完成了从6.3万亿美元到23万亿美元的增长,同样的增幅美国花了33年。中国超级富豪的增速更是惊人,2000年以来全球超高净值个人的数量增加了2.16倍,而中国增加了100倍!

彭博社2018年的最新报道则称,中国不同地区的人均收入差距可相差4万6千美元,上海和北京的人均收入几乎与瑞士等同,但其他一些地区则更接近危地马拉。

导致中国贫富差距过大的原因很多,其中财产收入快速增长是重要因素。比如,房地产价格上涨使得拥有多处物业的富裕阶层从中大获收益。资本市场也是财富的放大器。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未来中国财富分化的总体态势不会改变,如何放慢贫富差距拉大的速度,如何避免弱势人群的处境进一步恶化,是一个现实问题。

国外的经验表明,改革税收制度是极为重要的一步。与大部分国家都不同的是,我国的税收比例中,间接税占了绝大部分。而西方发达国家刚好相反,是直接税占到了绝大部分。

两种方法最终都是由老百姓承担,但直接税的好处在于更有针对性,包括个人所得税、财产税、房产税在内,都可以针对高收入群体征收更多的税,缓解贫富差距。

在中国,尤其要征收累进税向富人征更多的税,向穷人征更少的税,不如此是无法改变贫富差距恶化趋势的。

其次,是要重新调整财政收入的用途。中国收了这么多税,过去很大一部分花在了投资回报很慢、很低的基础设施和国企身上,但对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福利方面的投入严重不足。加大这方面的投入,也十分有助于减少低技能人口数量,增强人们的安全感和获得感,改善底层和中层人民的生活。当前,政府也正在努力增加这方面的投入。

此外,进一步打击腐败,确保财富在个人手中积累的过程符合法律和政策,也十分重要。

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致富最快的人通常做三件事情,一是玩房地产,二是玩金融,三就是玩特殊关系。要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恐怕也得从这几方面入手。

还有一点极为重要,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萎缩、失业人口的增多、对人口流动的限制,也都会进一步拉大收入分配差距。这是需要我们警惕的。

而贫富差距扩大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储蓄率增加,消费陷入低迷。如果放任贫富差距扩大,还会对经济结构转型和社会维稳带来不利。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危险信号:中国贫富差距超“破坏拐点”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