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姓虽为大姓却难出皇帝,接连两次欲开创王朝,都被刘秀一人毁掉

 光荣与艰辛——努力中兴汉光武(28)主笔:江湖闲乐生

《百家姓》中开篇就是“赵钱孙李”,之所以把这四个姓排在前面,那是因为此书最早成书于北宋初年,所以将宋朝皇帝的赵氏、吴越国国王钱氏、正妃孙氏以及南唐国主李氏列为前四位。事实上,百家姓中第一大姓非王姓莫属。2014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王姓人口(中国大陆)达到9468万人,占总人口的7.1%。

让王姓朋友郁闷的是,尽管他们人多,但是,他们却无法像赵姓、李姓、刘姓一样,自豪地说“我们老王家也是出过皇帝的”。

当然,王莽可以算是皇帝,但刘秀昆阳一战直接就把他干趴了,他失败了,所以他的行为被定性为“篡位”,不被史书所承认。

王莽虽然倒下了,但很快另一个王姓人站了起来,也想要开创一个自己的王朝。这次这个王姓人学乖了,在成大事之前,他说自己的名字王郎是假的,他实际上姓刘,而且是故汉成帝遗落在民间的儿子刘子舆。

史书上一般认为,王郎这是在冒充真龙血脉,但当时河北一带的豪杰百姓,却真诚的相信了王郎的鬼话,居然真的拥立他为皇帝,史称“赵汉愍皇帝”,定都邯郸。

然而,在王郎称帝之前,洛阳的更始帝刘玄已派了大司马刘秀为使者,来河北招抚诸州郡;这下刘秀和王郎就变成竞争的死敌。王朗遂大举通缉刘秀,以十万户封邑悬赏其头颅。

王郎也真是大方,十万户,这可是要跟吕不韦的文信侯看齐啊,河北官民闻听顿时疯了,于是全民总动员,对刘秀一行百十人展开地毯式大搜捕。刘秀此时正在蓟县,闻信遂率众杀出,一路南逃,他们不敢进入城邑,只得白天黑夜的奔命于荒郊野外,十余日后逃到河北饶阳这个地方时,大家从蓟县带出的最后一点干粮已全部吃完,适逢早春正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大家匆忙间逃亡未带御寒衣物,是饥寒交迫,半步也走不动了。刘秀看着僚属们饥肠辘辘,落魄不堪的模样,不由得默默留下两行清泪。自己沦落到这等地步,大家还跟着自己在冰天雪地之中风餐露宿,不离不弃,甚至连半点怨言都没有,这一份患难之情,真可比当年晋文公重耳君臣矣!

这样想着,刘秀终于决定放弃自己天生的谨慎,为大家冒一次险,进宾馆吃霸王餐。

当然,刘秀这个河北一级政治通缉犯,顶着一颗悬赏十万户的头颅,要去饶阳官府的招待所(传舍)里骗吃骗喝,这事儿未免也太过冒险,但刘秀拥有出神入化的演技,又有如假包换的道具(节仗),加之他无人能及的临场反应,哪怕再危险,他也有信心可以化险为夷。

于是,刘秀不顾众人劝止,直接拿着更始朝廷发的节仗,冒充邯郸朝廷的使者,大摇大摆进了饶阳的传舍,传舍的官吏们一看邯郸来的钦差大臣驾到,不敢怠慢,赶紧弄了一桌子好酒好菜上来,在旁笑脸相陪。

然而就在此时,刘秀影帝般天衣无缝的演出,被他手下那帮菜鸟配角演员全搞砸了。

原来,菜鸟们实在饿坏了,当美食在前,他们立刻把演技与斯文这等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对着一桌菜来了个胡吃海塞风卷残云,还互相争抢,差点打起来,完全饿死鬼投胎的模样,哪有半点像邯郸来的钦差大人。

刘秀心中暗自着急:矜持矜持,淡定淡定,你们演技这么差,岂不是要穿帮露馅了么?

果然,传吏们看了这帮菜鸟的惊人吃相,暗咐邯郸的大人物怎么跟逃荒的难民一般无二,顿时起了疑心,但又害怕邯郸大人只是单纯好吃而已,若是真得罪了可不好收场,于是心生一计,来个诈胡,他们让人在宾馆门口大敲欢迎鼓,十余通后,齐声高呼:“邯郸将军到!”

众人闻声,不知是诈,还以为李鬼倒霉碰上了李逵,皆大惊失色,差点没噎过去,那声声鼓响,如同催命之符,敲得大家头皮发麻,敲得就连刘秀这个天才级演员也一时忘记了历史的镜头,本能的跳了起来:“时日不早,我等应赶路矣!”才行数步,却又似突然想到什么,徐徐还坐,慢条斯理道:“事虽急,然邯郸将军与我乃旧交,既于此地相逢,我等总应相见,不妨从缓!”接着在众人一片的目瞪口呆中,从容唤来传吏,道:“请邯郸将军进来叙话!”

既然决定要演戏,就要有始有终的坚持演员的自我修养与敬业精神,要敢于被围观,敢于被挑战,敢于拿无耻当可爱,敢于被台下观众扔鸡蛋。当你真正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世界中,就会为自己看不见的幻想创造出看得见的外壳,达到魔术一般的心理效果,将观众成功催眠。

果然,看着刘秀旁若无人的继续饮酒,几个传吏傻了,当场愣住足足五分钟,心中叫苦连天。

刘秀一看就明白了,心中不由暗笑:看来这一把八成赌对了,当真惊险。

但传吏们也算是在道上混过的,每日迎来送往,啥世面没见过,于是关键时刻一个头头走了进来,堆起职业的腻笑,笑里藏刀道:“邯郸将军方来,尚未安顿,待放好行李,马上便到。”

刘秀却大笑,笑里藏针:“不妨,本使便多等他片刻。”

于是,双方各怀鬼胎的尴尬了十几分钟,各自在沉默中刀光剑影,比拼演技,各自都感觉压力山大,终于,刘秀先打破僵局,颇感惋惜的叹道:“想是邯郸将军旅途劳顿,不能相见我等了!”

传吏如释重负,大喜疾呼:“大概如此,正是如此!”

刘秀微笑起身:“既如此,我等也不便久待了,代本使向邯郸将军问好,我等先行告辞,后日邯郸相见,再欢聚痛饮一番。”说完领着僚属们扬长而去。

刘秀等人走后良久,传吏们才回过味来,越想越不对劲,便派人飞骑至城门,要门吏关闭城门,暂不要放刘秀等人出去。门吏却说了一句话:“天下事未可知,我一小小门吏,岂敢锁闭此等大人物乎?”结果依然放刘秀跑了。看来河北豪杰并不全投了王郎,各地都还有摇摆与观望之人,传吏们气个半死,乃赶紧报告上级派兵追赶阻拦。刘秀等人暴露了行踪,只得顶霜冒雪,昼夜兼行逃命,北风一刀一刀的吹着,在他们脸上割出一道一道的冻疮裂痕,从此这些青春无敌的帅小伙们,便又多了一股沧桑阳刚的男儿气。

可就在这个时候,更危急的事情出现了,原来刘秀南下路上,必经一条大河叫滹(滹音乎)沱河,而据前方探路轻骑侯吏回报:“滹沱河水流澌,无船,不可济。”也就是说大家后有追兵,前有大河,上无桥梁,下无船渡,是天降绝人之路,如项羽之临乌江,苦也,死矣!

闻得噩耗,僚属们一片骚乱,个个恐惧万分,跌足长叹。有些意志不坚定的人,甚至说要分行礼回高老庄了。

刘秀深深明白:越是危急时分,越不能让大家产生绝望之情绪!否则人心一旦离散,用不着追兵来,队伍就全得跑光光,于是又将王霸叫来,说此季正是河北冰期,所过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凭什么这会儿大河滔滔?咱没理由这么倒霉,不如你再去探个确实?

王霸心领神会,刘秀是不甘心哪,这一路来多少艰险,换做旁人早死一百遍了,但他就是死不了,这冥冥之中定有天意。

这么想着,王霸便单骑来到河边,却见苍茫的大河上,狂风卷积着乌云,浪花拍打着河岸,滚滚流水,逝者如斯,哪里有半点结冰的迹象,史书中常见的救急船夫,此时也半个踪影全无。完蛋了,老天真的要玩儿死我们了,怎么办?

好在,王霸是刘秀队伍中意志最坚定的一个,向有“疾风知劲草”之美誉,他立刻就从这巨大打击中回过神来,心中已有定计,乃飞驰回到队伍之中,冲前几步跪在地上,高呼道:“恭喜明公,贺喜明公,今大河冰冻盈尺,其坚可渡也!”

僚属们全都开心地跳了起来,军心一时大定。刘秀心想不愧是劲草王霸,果知孤意也,遂也欢喜的大笑道:“候吏果妄语也。”

那侯吏被人鄙视,心中非常不爽,他悲哀的看着王霸,心想你小子真会唬人,等到了河边,看我再怎么鄙视你!

于是第二天一早,大家便疾行来到河边,王霸与那侯吏同时愣住,但见昨夜还大浪滔滔的滹沱河,这会儿竟然当真停止了咆哮,一望而去冰封十里,望不到边!两人互看了一眼,心想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晕!

不管怎么说,河水已经结成冰了,那就赶紧渡河吧,刘秀遂令王霸维护秩序,并挖来细沙袋撒在冰面上防滑,让大家依次踏冰而过。

然而正走到一半,王霸忽然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这河冰说结就结,会不会也说化就化呀!

想到这儿,王霸连忙疾呼:“诸公速渡,迟则生变!”大家听到这话,不由也加快了脚步,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噼啪”声响,冰面果然开始裂出数道白色的缝隙,王霸等最后一批渡河的十几人魂飞魄散,赶紧策马驾车狂奔,噼啪声顿时如爆竹声般想起,一条条白花花的冰裂有如闪电般将大河撕成碎片,从后追至,跑得慢的最后两辆车马惨被陷了进去,几声哀嚎便告不见。王霸等数人在最后一刻抓住对岸的石块爬了上来,回头已不见了后面伙伴的身影,不觉痛惜,又觉几分侥幸。

刘秀感叹的对王霸说道:“安吾众得济免者,卿之力也。”

王霸赶紧逊谢,道:“河水适时而冰,此明公至德,神灵之祐,虽武王白鱼之应,无以如此。”

所谓“白鱼之应”的典故,是指武王伐纣时,有一条大白鱼主动跳到武王的船里,这是上天在预示着商纣王手到擒来,后来果然如此。看来老天爷很喜欢跟未来帝王做行为艺术方面的交流。

当然,此言有溜须拍马之嫌,不过,这确是王霸的心里话。今日之事如此古怪,除了天命所归,他找不到其它解释。

刘秀想了想也觉得这事老天肯定有插手,于是又道:“王霸权以济事,殆天瑞也。”遂拜王霸为军正(主军法之官),并封关内侯。

然而刘秀等人的“九九八十一难”还远未够数,当他们南行到南宫(今河北南宫县西北)一带后,天上忽又降下暴风雪来,未免行踪再暴露他们又不敢走大路,只能走乱七八糟的小路,结果众人在白茫茫的大雪中迷了道,乱走一气,竟然又莫名其妙北行到了下博(今河北深县南)城西一带,这下他们不仅迷失了路途,也迷失了心的方向,只觉得四面都是追兵,哪里都是敌人,东南西北晕头转向,何去何从,苦费思量。

这可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刘秀徬徨失措,不由仰天长叹:神啊,救救我吧!

别急,马上就来了,说来就来。

果然,这时路边莫名其妙又出现了一个白眉白须白衣白发白的非常彻底的气质大爷(白衣老父),大爷仿佛早已知道这帮人身份一般,话不多说,开口就为他们指明了成功的方向,连带着还加了一句刘秀平日最喜欢说的口头禅“努力”。——努力!信都(今河北冀州)去此向南至余八十里,尚未归顺王郎,仍为更始坚守!

唐代李贤注《后汉书》曰:“老父盖神人也,今下博县西犹有祠堂。”据说是刘秀所立,为报恩之意。又有民间传说此白衣老父为高祖刘邦显灵,可堪一笑。不过刘秀经此老父指点后,确实从此踏上了一条充满生机、充满阳光的康庄大道,王郎政权很快便成了刘秀东汉王朝的踏脚石,王姓开创王朝的宏图大业再次破灭。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王姓虽为大姓却难出皇帝,接连两次欲开创王朝,都被刘秀一人毁掉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