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已经为我们敲响

 根据1998年国家林业局防治荒漠化办公室等政府部门发表的材料显示,我国是世界上荒漠化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全国沙漠、戈壁和沙化土地普查及荒漠化调研结果表明,我国荒漠化土地面积为262.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4%, 近20年来沙化土地平均每年以2460平方公里的速度在扩展,中国有将近4亿人口受到荒漠化的影响,中国每年因荒漠化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541亿人民币。

 

甘肃民勤村庄因沙化被废弃

我国江河湖泊水域普遍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78%的城市河段不适宜作饮用水源,50%的城市地下水受到污染;七大水系全部受到污染,水质情况普遍不好。有些河流铜、氰化物、汞等含量严重超标。

河道污染不堪入目

近年来,雾霾更是几乎笼罩了整个华夏大地,全国600多个城市中,大气环境质量符合国家一级标准的城市不到1% ;全国大、中城市的总悬浮微粒和降尘基本都超过国家规定的标准。

一组组可怕的数字、一幅幅可怕的景象。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与我们的后代息息相关。

这一切都是我们因为曾经的短期行为和社会责任缺失所致;这一切都是我们无视循环经济、无视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所致。

面对这些威胁的到来,我们从来没有过有效的措施做事先的预防和控制,几乎都是被逼得直接威胁到人们的生存才采取被动的措施。

如今,当垃圾围城再次困扰我们的生存和发展时,我们却又试图用简单的垃圾焚烧手段一烧了之,这给我们的将来,给我们的子孙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呢?!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2010年的统计显示,我国每年产生近10亿吨垃圾,其中生活垃圾产生量约4亿吨,建设垃圾5亿吨左右,此外,还有餐厨垃圾1亿吨左右。中国的垃圾占世界垃圾总量的1/4。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城镇生活垃圾还在以每年8%~10%左右的速度递增(部分城市如上海已达到15%~20%),近2/3的城市被垃圾带所包围。这些数据让人想起来都会不寒而栗。

据估计,全国每年因垃圾造成的损失高达300亿元。

垃圾围城已经逼着政府建垃圾焚烧厂,甚至不惜财政补贴焚烧垃圾。但从中国目前的现状来看,这样并非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从物理形态上使垃圾体积缩小,同时却是制造了新的污染,而且扩散了污染,贻害百姓。

解决垃圾围城国外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全社会有效推进垃圾分类,科学利用、变废为宝;采用先进的垃圾处理设备并严格监管垃圾焚烧厂,最终实行蓝色焚烧(无害焚烧)。只有这样,才能不留后患。

日本政府从1973年开始实施垃圾分类处理,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东京从2000年开始全面实施资源回收措施,对可再利用垃圾进行专门的收集处理。

日本垃圾焚烧厂会经常向市民开放,让市民了解工厂的工作情况,以培养垃圾分类意识。此外,日本焚烧厂还会通过面向公众的电子屏幕实时显示污染物排放数据,用实实在在的数字化解市民担忧。日本拥有众多的垃圾焚烧厂,而且不少垃圾焚烧厂的选址就在政府办公楼附近。现身说法,取得市民信任。

丹麦在全国有4%~6%的垃圾被填埋,60%被回收再利用,只有的35%左右进入焚烧厂转化为电力和热能。

然而,中国的各级政府环保意识还停留在相当低级的水平上,包括首都北京在内至今没有全面实行垃圾分类,甚至很多地方垃圾桶都找不到,白色污染比比皆是。只想着把垃圾一股脑儿送进焚烧炉一烧了之,缓解垃圾围城压力。岂不知有害物和普通垃圾混合焚烧的结果将会给整个人类带来无穷的灾难。

稍有这方面常识的人都知道,未经分类的垃圾焚烧会产生大量的二噁英。二噁英系一类剧毒物质,其毒性相当于人们熟知的剧毒物质氰化物的130倍、砒霜的900倍。大量的动物实验表明,很低浓度的二噁英就能对动物表现出致死效应。这就意味着,我们现在这样的垃圾焚烧厂建一个就会对人类生存的威胁多一份。

垃圾围城逼着各个地方政府饮鸩止渴,匆匆兴建垃圾焚烧厂。

 

表面光鲜实则是污染源头

近年来,我国城市生活垃圾在处理方式上呈现出焚烧发电比例逐年提高,填埋比例逐年下降的趋势,焚烧发电正快速成为生活垃圾处理的主导方向。从2011年到2015年期间,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从109座增长到205座,截至2017年底,全国28个省(区、市)投产垃圾焚烧发电项目339个,处理能力从2600万吨增长到10118万吨。按“十三五”规划,到2020 年底,大多数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和省会城市(建成区)要实现原生垃圾“零填埋”,设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50%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达到60%以上。

然而,没有严格分类的垃圾焚烧所带来的环境污染并非“邻避”就能避得了的。二噁英也并非只在垃圾焚烧厂方圆10公里范围内滞留不动,它会在风雨中扩散开来。参照日本1.2亿人口建1300多个垃圾焚烧厂计算,我国就要建1万多个垃圾焚烧厂。到那时,二噁英就像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的幽灵天天在我们的上空、在我们的周围徘徊,而且浓度天天在增加,它在我们身上富集到一定浓度就会把我们送上天堂。

投资企业打着环保发电的名义赚取政府补贴,地方政府则是以此来排除垃圾围城的困扰。这种状况如不及时扭转,中国将成为二噁英生产大国。今天忙着治理雾霾,明天就会忙着治理二噁英。

雾霾尚且只是堵塞人的肺泡,危害都已经如此之大,而二噁英它无色无味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就置人于死地,危害之大简直是无法想象。如今我们遇到雾霾已经很无奈,到那一天,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

我们也将因此成为可耻的一代人。

当将来回顾今天时,会发现我们留给后代的将是:污染的江河,变质的地下水,重金属超标的土壤,灰色的天空,有毒的食品,砍伐殆尽的山林,拥堵的城市交通,满城飘着二噁英。

可怕的明天在等待着我们。

当土地被沙化时,我们被迫退耕还林;

当河流被污染时,我们被迫控制废水排放;

当雾霾笼罩中华大地时,我们几乎束手无策,限排限行依然见效甚微;

当二噁英弥漫天空时,我们将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死亡

……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丧钟已经为我们敲响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