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唐伟:TMP如何让中国人的好莱坞生意更安全有效

 从设立片单基金到优先建构全球发行网络,成立不到两年的TMP凭借其对好莱坞的了解、资本市场的熟悉和中国伙伴对其的支持,某种程度上给谋求全球化的中国传媒企业提供了一种可借鉴的思路。

 

作者 | 邵乐乐

 

本文发表于2017年8月8日

 

近日,全球娱乐传媒公司Tang Media Partners宣布,从北美第二大院线公司AMC和Regal Entertainment手中收购了好莱坞电影发行与制作公司Open Road Films(下称OR)。

 

OR建立于2011年,除了为AMC和Regal两家院线公司制作中等规模预算的影片之外,还是北美六大电影公司之外排名第八的电影发行公司,其负责发行的影片《聚焦》(Spotlight)曾获得20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奖。

 

TMP的创始团队表示,收购北美的发行公司计划已经酝酿近一年,与OR的接触也始于去年年底,他们看中的是OR团队成立数年就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发行纪录和完善的发行网络。

 

收购Open Road Films之后,TMP直接拥有了OR在北美的发行网络,加上去年收购的专门从事好莱坞影片国际销售与发行的IM Global和专注于中国内容市场制作与发行的合作伙伴歆霖影业,TMP将成为一家具备全球发行能力的娱乐公司。

 

在中国影视走出去这条路上,TMP不算领跑者。TMP的创始人唐伟认为,收购发行网络十分必要,“目前中国电影的‘走出去’,往往局限于数字平台发行,即便能在北美上院线,也只能获得为数不多的屏幕数,TMP希望能够改变这一局面”。

 

而且,对于TMP来说,完成Open Road的收购是Tang Media Partners一项5亿美元全球拓展计划中的重要一步,也是实现其全球内容公司定位的关键步骤和核心环节。

 

“北美院线发行是英语影片全球票房过能否成功的关键,很多影片的国际销售合同里都会对影片的北美院线发行做特别的规定,一部影片在北美上映的屏幕数和宣发投入直接影响该影片在国际市场的销售价格。院线发行的票房成绩又会影响非院线发行的收入,所以要提高影片整体发行质量,院线发行,尤其是北美院线发行是重要环节。”

 

唐伟告诉《三声》, TMP在国内的融资团队于近期完成了一轮重要的私募融资,得到了包括创始股东腾讯在内的众多中外战略股东的支持。未来,TMP将通过股权融资、电影项目的片单融资和宣发融资以及电影制作的银行授信实现TMP的战略落地。

 

从设立片单基金到优先建构全球发行网络,成立不到两年的TMP凭借其对好莱坞的了解、资本市场的熟悉和中国伙伴对其的支持,某种程度上给谋求全球化的中国传媒企业提供了一种可借鉴的思路。

 

为什么要优先建立全球发行网络

 

这不是TMP的第一次大型收购,此前这家公司已经控股市场份额第一的独立电影国际销售与发行公司IM Global、IP开发初创公司Chaotic Good Studios,加上这次收购的OR,和国内的战略合作伙伴歆霖影业,成立于2015年的TMP,完成了从国际发行、北美发行和中国发行到电影、电视制作的业务闭环。

 

从战略布局中国、北美和国际市场到通过并购迅速完成发行和内容制作业务的布局,TMP的发展风格与创始团队浓厚的投行背景和经验有密切关系。

 

TMP的创始人唐伟是华尔街著名投资人,在风险管理、战略规划方面有非常强的优势。此前,唐伟曾任贝尔斯登全球副董事长,也曾担任Tribune报业董事、南加州大学Annenberg新闻传播学院理事,曾在2012年大连万达26亿美元收购AMC连锁影院的交易中,为私人股本公司阿波罗(Apollo)及其所投资的AMC提供咨询。

 

偏重于财务投资的片单基金是TMP切入好莱坞的第一步棋。TMP刚成立的时候,恰逢中国资本热衷于投资好莱坞内容产业,TMP顺势在国内成立了歆霖投资,募集资金投资好莱坞内容。2015年,TMP牵线股东华谊与好莱坞电影公司STX成立了一个片单基金,三方约定,TMP和华谊有权投资STX未来三年的18部电影,华谊和TMP各自享有25%的收益权。

 

此后,全球发行网络是TMP重点布局的第一个“山头”,在TMP创始团队看来,不管是分销给当地发行团队的国际发行业务,还是在北美和中国地区的主控发行,发行都是一项风险较小的业务,“无论买断还是分成,风险都是相对可控的,而且通过和各地发行商签署长期的合作协议,我们能够提前预售电影的版权,降低电影的制作成本中的前期投入。”

 

重要的是通过产业链尾部发行网络的优势,TMP可以快速切入头部的内容制作。2016年6月,TMP从印度商人安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旗下的信实集团(Reliance group)收购了IM Global的控股权,完成了国际发行的布局。

 

IM Global是好莱坞除六大之外排名第一的独立电影国际发行公司,成于立2007年3月,专注于好莱坞影片的国际销售与发行,IMG的销售覆盖全球。一度票房火爆的《血战钢锯岭》制片成本有50%以上由IM Global提供,在北美由狮门影业担任发行公司。除北美地区之外,由IM Global负责国际销售与发行。

 

“如果你要成为一个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内容公司,那你一定要有覆盖全球的发行网络。我们的计划和想法是,不但要通过IM Global做国际发行,还要整合北美和中国发行。有了钱、有了发行网络,你才能找到最好的内容创作者,让他们创造好的IP,这个公司才能真正站住脚。”TMP的COO康捷在此前的采访中告诉《三声》。

 

IM Global被收购之后,先是和股东腾讯成立了电视公司IMG TV,涉足好莱坞美剧制作发行领域,同时又成功募集了配套的电视内容投资基金。目前,IMG正在拍摄的电影包括《Zoe》、奥斯卡影帝Matthew McConaughey主演的悬疑片《Serenity》和Johnny Depp主演的剧情片《Richard Says Goodbye》,IM Global还和Johnny Depp自己的电影公司Infinitum Nihil签订了未来一系列影片的首看权。

 

此后,开始布局内容业务的TMP分别在综艺、剧集和电影方面帮助IMG签约了最一线的制片人,Greg Shapiro(《拆弹部队》制作人)会担任IMG电影制片业务总裁,获得过三次艾美奖的Phil Guerin负责IM Global TV的综艺业务;IMG TV还与David Goyer(电影《蝙蝠侠》系列编剧)签订了美剧项目的首看权协议。

 

在国内业务方面,歆霖影业作为TMP的战略合作伙伴,主攻国内发行和剧集制作。歆霖的掌舵人金仲波此前曾任上海文广集团副总裁和TVB中国CEO,是电视行业的“老兵”。

 

此次收购Open Road Films,TMP希望通过获得其在好莱坞和全球资源(包括IM Global、Open Road等),一方面与国内合作伙伴携手推动国产影片的发行,另一方面,通过国内的战略合作伙伴歆霖影业接触到大量优质的中文内容,并帮助这些内容走向国际。

 

唐伟认为,TMP全球发行网络的建立,可以帮助中国电影进入北美院线。此前大多数影片局限于数字平台发行,是中国电影“走出去”长期存在的弊端。国内影片只有《英雄》和《长城》两部影片在北美市场获得了大规模放映的机会,而中美合拍片《长城》在北美市场的大规模发行很大程度上就得益于传奇影业北美伙伴的发行网络。

 

一种安全有效的文娱投资模式

 

现在来看,总部位于美国、业务根植好莱坞、拥有一定中国股东背景的TMP其发展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跨境资金流动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一种安全有效又可以对国内娱乐产业产生实际积极影响的策略。

 

创始团队对TMP的定义是“既不是中国公司,也不是典型的美国公司”。唐伟强调,Tang Media Partners希望建立覆盖全球的发行网络后,“加上我们在洛杉矶从事IP开发和数据分析的团队,和上海这边专业从事内容制作、发行和融资的团队,将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

 

拥有中国经验,并致力于将中国内容发行到海外,显然是一个受到各种力量欢迎的业务。此前,TMP的子公司IM Global在加入TMP之后和光线传媒签订了六部影片的销售合同。再之前,IM Global在中国的团队曾帮助多部国产电影包括《美人鱼》《老炮儿》《寻龙诀》《绣春刀》在内的多部国产电影在全球进行发行。

 

唐伟告诉《三声》,依赖在好莱坞的丰富资源和渠道,TMP也在着手布局批片市场,TMP及其股东和合作伙伴可以优先获得优质批片的采购机会,并将采购的批片在国内发行与变现。批片业务的一个利好背景是,2017年是中美双方重新谈判引进片配额的关键一年,外界的普遍推测是,国内将进一步扩大引进片的配额,引入更多开放式竞争。

 

除了拥有中国资本的支持,中国业务的布局,华尔街的投资经验一定程度上让TMP在收购好莱坞资产的时候可以避免因信息的不对称引起的交易陷阱。

 

目前,除了监管层对于跨境收购好莱坞资产监管趋严,好莱坞市场在觊觎广阔的中国市场的同时,对国内市场和企业仍处于不信任状态。一是由于监管等方面的不够完善,好莱坞对目前飞速发展的中国票房和相关企业的数据持怀疑态度;另外,中国企业尤其是跨界进军好莱坞的中国资本,其收购目的和商业逻辑难以取得对方的信任。

 

此前,鑫科材料此前计划收购美国电影制作公司Voltage Picture80%的股权,被上交所要求提供标的公司详细财务资产情况后,鑫科材料以Voltage Pictures无法提供相关文件。有意思的是,后来《工业》报道称,Voltage Pictures一纸诉状将鑫科及第三方中伦律师事务所告上加州高等法院,称鑫科方面编造不实理由、单方面撕毁条约。

 

唐伟强调,好莱坞有很多的或明或暗的既定规则, 中国企业和投资者要和懂行的专业合作伙伴同行。简单地说,一项跨境并购要做到买对、管好、建立品牌三个步骤。买对需要选择的并购标的价格合理,盈利模式要清晰,要可持续,要让整个生态里的所有人都赚钱;管好和建立品牌需要依赖于优秀、专业、有激情和创造力的团队。

 

TMP并购好莱坞资产,依靠的是其创始团队、股东团队的好莱坞知识和中国经验。

 

以发行网络的并购为例,TMP希望能将中国在数字媒体的宣发经验灵活运用到美国,提高北美市场的宣发效率。“宣发投入过于巨大往往是好莱坞影片难以盈利的症结。”唐伟认为,在宣发的方式和宣发费用的效率上,中国市场有明显的“后发优势”,“中国电影在社交媒体的宣发对美国市场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美国还在花大价钱投放电视广告、户外广告牌来推广电影。同样一部好莱坞电影在两个市场取得同样的票房成绩,中国市场的宣发支出是北美市场的10%以下,这是TMP有机会带给好莱坞的经验。”

 

作为全球第二大的中国电影市场,也赢得了很多好莱坞电影公司的关注,特别是中国市场所带来的院线和平台发行收入,这也是有实力的中国企业能够成功并购好莱坞资产的重要基础。“你必须是重要玩家,可以带他们进入中国市场,才有机会。”唐伟强调。

 

跨越中美两个市场的TMP某种程度上有可能成为中国市场崛起、全球娱乐产业格局开始重构的语境中,文娱企业一种新的发展模式。

 

唐伟认为,从影响力来说,文娱产业大大超过投资行业,因为投资是resource allocation(在实业的基础上锦上添花), 文娱是实业,是king making(做实业才是王道)。“虽然会有短期的市场和政策波动,但内容行业长期蓬勃发展的趋势是势不可挡的。TMP不是小周期的投资者,而是大周期的事业者,要成为抓住大周期机遇的优秀企业。”

 

2017年8月,《三声》独家专访TMP创始人唐伟,以下为对话整理:

 

三声:收购Open Road将是迄今为止TMP最大手笔的动作之一,同时也是一项5亿美元扩张计划中的步骤之一,能否详细介绍下5亿扩张计划未来的节奏和安排?目标企业是什么类型的?

 

唐伟:5亿美金的扩张计划是实现TMP战略落地的重要一步. 这个计划包含几个方面:

◇公司自身的股权融资

◇电影项目的片单融资(享受全球分账)

◇电影项目的宣发融资(享受优先回款权+利润分成)

◇电影制作的银行授信

 

三声:Open Road将推出一系列由其制作、收购和有偿发行的电影,这背后的意图是,TMP要成为一家面向中美两国电影市场观众的电影工作室,在您的规划中,TMP如何通过并购、业务安排、融资等各种手段实现这一角色?

 

唐伟:从成立之初,TMP就希望成为一家全球性的内容公司,拥有覆盖全球的发行网络和业务能力。

 

TMP在全球的布局,以中美两国为基础市场,建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落地发行能力,其余国家和地区主要以预售为主,销售款用来覆盖影片的制作成本。

 

在这样的战略布局下,我们去年收购了市场份额第一的国际电影销售公司IM Global, 并且在中国和歆霖影业合作,同时自建团队。收购一家北美的院线发行公司在我们的战略中是重要的一步,也是自然的一步,因此收购了Open Road。

 

我们可以以《血战钢锯岭》为例, 说明收购Open Road对我们业务布局的根本性的改变: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只拥有从事国际销售及发行IM Global,因此美国和中国两个市场都分别找了其他合作伙伴做了《血战钢锯岭》的发行,这样的话,即便票房表现很好,在这两个最大的市场我们的收入还是有限的。现在拥有了歆霖影业和Open Road这两个团队,未来我们自己就可以一站式把全球的发行都做了,这将极大地提升发行的效率。

 

三声:TMP之前拿到了中国和美国股东的投资,股东们看中的TMP的价值在什么地方?TMP过去和未来要与股东们展开什么样的项目合作?

 

唐伟:TMP与我们的股东有着紧密的合作管关系,例如与腾讯合作成立了美剧合资公司,率先踏足好莱坞美剧制作发行领域。

 

另一方面,TMP不仅仅会与股东合作,我们愿意与中国优秀的内容企业合作,共同用作品搭建桥梁。

 

好莱坞有很多的或明或暗的既定规则, 中国企业和投资者要和懂行的专业合作伙伴同行。

 

三声:去年收购IM Global的时候,适逢中国互联网和媒体公司正竞相收购好莱坞资产,从您亲自参与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案例总结来看,成功的要素有哪些?如何确保后续的海外资产持续经营?

 

唐伟:首先,选择的并购标的盈利模式要清晰,要可持续,要让整个生态里的所有人都赚钱。其次,一定要有最优秀最专业最有激情和创造力的团队。然后,对行业要有独特的思考和切入点,要能够坚持下去。

 

TMP在完成IM Global的收购后,分别在资金和人才两个方面帮助公司更上一个台阶,完成Open Road的收购后,我们也会同样在资金投入和吸引优秀人才上给Open Road提供支持。

 

三声:依照你对好莱坞市场的了解,中国企业能够成功收购并能够持续运营好莱坞资产,中国企业要有什么样的素质和地位?对于好莱坞来说,中国企业能够带给好莱坞企业的行业经验和新的发展机会包括哪些方面?

 

一项成功的并购在并购前需要选择合适的标的,并购过程中需要通过对行业和公司的深入分析获得合理的价格,并购完成之后的管理、整合以及效率提升都对公司长期健康的发展起着关键性的因素。

 

简单地说,一项跨境并购要做到买对、管好、建立品牌三个步骤。

 

从TMP 的角度看,中国经验和中国市场对好莱坞的价值很大,我举几个例子:a)在宣发的方式和宣发费用的效率上,中国市场有明显的“后发优势”。中国电影在社交媒体的宣发对美国市场有非常大的借鉴意义,美国还在花大价钱投放电视广告、户外广告牌来推广电影。同样一部好莱坞电影在两个市场取得同样的票房成绩,中国市场的宣发支出是北美市场的10%以下。未来TMP希望能将中国在数字媒体的宣发经验灵活运用到美国,提高北美市场的宣发效率,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认为,宣发投入过于巨大往往是好莱坞影片难以盈利的症结。

 

b) 中国电影市场总量已经达到全球第二,很多好莱坞电影公司已经非常关注中国市场能够带来的院线发行和平台发行收入,虽然大家还在熟悉这个市场。

 

现行的主流观点认为,好莱坞电影的收入来源包括北美和国际两个部分;TMP认为,好莱坞电影的收入来源应该是北美、中国、国际三部分,我们也是按照这个想法来布局我们的发行网络的。

 

三声:以成熟的美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历程来关照,您如何看待国内股市和电影市场不景气的环境下,文娱企业股价下行、大家普遍借债渡日的这种现状?中国文娱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唐伟:首先,适度举债是公司合理利用资金的表现,当然前提必须是适度。贷款的利息是可以抵扣应税额的,所以如果贷款利率合理,一定程度的举债是可以帮助公司提高资金利用效率的,所以不必谈债色变。

 

其次,文娱股并没有普遍下跌,《战狼2》票房过35亿,北京文化的股价表现非常好,所以说拥有优质的作品永远不用担心不被市场认可。

 

最后,虽然会有短期的市场波动,但内容行业长期蓬勃发展的趋势是势不可挡的。资本市场对企业的估值永远是跟随周期的波动,TMP不是小周期的投资者,而是大周期的事业者,要成为抓住大周期机遇的优秀企业。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对话唐伟:TMP如何让中国人的好莱坞生意更安全有效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