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10人|戴莹的创作经:“刚刚好”是常态,“快一步”是格局

 2014年,网剧元年。2017年,网剧成年。过去4年是网剧大发展的时代。网剧已经是和电视剧无法分开你我,但足以分庭抗礼的艺术形式。网剧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多编剧、导演、制片人和投资人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我们这组“网剧10人”系列报道,也是试图通过对10位代表人物职业生涯的梳理和创作制作理念的分享,勾画出网剧波澜壮阔的来路,方兴未艾的当下,以及不可限量的未来。今天是最后一篇,我们与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聊了聊。

收尾之际,再托付几句:这10篇报道所述只是网剧的沧海一粟,今后我们仍将继续关注这一领域,不断与卓有成就的从业者对话。敬请期待。

 

早在2月,爱奇艺自制剧《无证之罪》和《河神》这两部豆瓣评分都在8分以上的网剧登陆了Netflix。4月11日,这两部剧获得了“纽约国际电视电影节”多个奖项,这标志着全球市场下,国际平台对中国网剧水平的认可。

从2014年“网剧元年”情景喜剧《废柴兄弟》,到2015年的《心理罪》,2016年的《最好的我们》,再到2017年的《你好,旧时光》和《无证之罪》,短短三四年,网剧经历了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戴莹

 

作为这几部剧的制片人,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参与并推进了这个质变的过程。近日我们和戴莹聊了聊,听她讲述自己关于网剧制作的经验和心得。

 

 

 

从追星女孩到自制剧领头人

 

 

“我当时就是为了多见明星”,戴莹笑着说,2002年左右,戴莹的姐姐是CCTV4台大型晚会的总导演,就在升大学那一年,她开始去台里的导演组实习,负责节目流程和嘉宾接待的相关事宜。出于跟所有的追星女孩儿一样的心理,戴莹开始接触影视行业。

戴莹大学学习的专业是美术设计,同时在北京电影学院上了一年数字影视研修班。美术功底奠定了戴莹的审美基础,随后她开始在实践中学习拍摄MTV和影片。

戴莹介绍,当时姐姐给很多歌手拍摄MTV,也拍电影,于是戴莹便协助姐姐做副导演。大学毕业后,戴莹开始独立当导演,拍了很多MTV,比如袁惟仁的《你不知道的我》,《旋木》和《勇敢一点》。后来参与了两部电影的拍摄,在剧组里当过场记、统筹等,这些经历让戴莹对影视制作的流程和基层工作都了解得十分清晰。

 


从传统影视行业进入互联网行业是在2007年。这一年,戴莹进入了中国雅虎,负责市场部分的工作。当时网站市场部冠名了《娱乐任我行》这档节目,但网站没有特别懂电视制作的人。人没有白走的路,传统影视的从业经验起了作用,于是戴莹便负责对接工作。

2010年2月刚进入爱奇艺的时候,戴莹开始在销售部门依据客户的喜好做商业定制内容。后来服务的对象从客户变成了观众,但戴莹始终都站在服务对象的角度,考虑他们的喜好。

网络视频前期,摸不清市场情况,不敢做大量的投资生产,但当市场达到了一定规模后,爱奇艺觉得可以尝试少量投入做自制剧了。

2012年,爱奇艺进行策略转移,目标是做纯自制内容,早期的尝试有2012年出品的科幻情景喜剧《奇异家庭》。这部剧由吕小品执导,蔡明、王平、宋阳、叶梓萱主演 。

 


2013年戴莹进入了马东的团队,马东监制、戴莹担当制片人的《废柴兄弟》2014年上线,这是一部讲述一群创业者的奋斗和情感故事的都市职场情景喜剧。豆瓣评分7.3分,截至2016年4月25日,点击率达到5.94亿次,《废柴兄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从商业自制面对用户,到纯自制面对消费者,戴莹完成了思维转换。

戴莹以湖南卫视的自制剧举例,认为自制内容更加能代表平台属性,并且可以通过协调效应,最大化经济收益。基于大的认知来讲,公司迟早会走到自制剧这一步的。在2014年戴莹建立了“爱奇艺文学版权库”,积累和开发自主IP。

 

 

2014年上线的《灵魂摆渡》让爱奇艺坚定了做自制剧的信心。戴莹说:“当初预设纯网自制剧破一亿已经很好了,结果上线该剧的点击量迅速达到了五六亿。我们从《灵魂摆渡》上看到了自制剧的潜力。”同时,也认识到只有精品内容才能让行业对网剧有大的改观。之后,爱奇艺开始提倡做精品内容。

 

 

2015年的《心理罪》和《盗墓笔记》对网剧行业具有标杆意义。《心理罪》让所有业内人士包括做电影的人看到了网剧的品质和极致的类型化。《盗墓笔记》给行业带来莫大启迪,因大IP+炙手可热的明星而产生很强的聚集效应,最终爱奇艺第一个实现了向会员收费的模式,真正打开了to C端的市场。

 

 

在此之后,爱奇艺朝着精品化方向继续开发自制剧,最终形成了2016年的集中爆发,4月《最好的我们》上线,6月《余罪》上线,紧接着暑期《老九门》上线,随后还有《画江湖之不良人》,这几部剧的表现都非常好。

 

 

 

自制剧的年轻策略和新团队的合作规律

 


仅有12集的社会派推理作品《无证之罪》以4.6亿的播放量收官,成为爱奇艺又一部现象级网剧。从2013年开始做自制内容,到如今精品网剧的出现,自制剧伴随戴莹走过了五个年头,《无证之罪》可以说是“五年一台阶”的标志。

 

 

作为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主要负责团队的挑选和剧目风格的把控。五年中,戴莹做了大量的青春和罪案题材的网剧,频繁地跟很多年轻团队和新公司合作。

 

 

戴莹认为网络题材和电视剧题材会有区间隔离,电视剧偏向家庭伦理等一些大剧,而罪案剧和青春剧的网络属性更强。

网络属性和用户属性是有直接关系的,从用户的年龄属性、行为属性和观看属性上,能够看出他们更喜欢什么样的网剧。用户多为年轻人,他们很看重时间成本,因此年轻人的观剧习惯就是要快节奏。

想要抓住他们,就要做好故事,情节要紧凑。如果一集什么都没交代,他们会直接弃剧。网剧前三集和前三分钟是至关重要的,“评估剧本的时候,我一定会看前三集或者前五集,看故事人物、台词风格、影像转换,如果前五集都无法抓住我,可能我就会放弃。”

青春和罪案这两个大的分类涵盖了许多类型。众所周知,年轻女性观众是青春片的主要受众,事实上女性观众也很喜欢看推理探案剧,关键看剧情节奏能不能调动神经。

 


戴莹说,“我是一个少女心很重的人,最喜欢看的就是青春爱情剧了。之前虽然胆子小,但对推理剧,不是惊悚啊,很感兴趣,看了很多美剧、日剧和韩剧,比如美剧《24小时》、《越狱》,韩剧《秘密森林》、《信号》。”

 

 

陆续做罪案剧后,戴莹的胆子越来越大,以前是一个害怕看血腥暴力镜头的人,现在审片都会说:“这尺度不行。”

 

 

戴莹介绍,自制剧的工作模式是,几个制片小组和剧本评估小组同步跟进项目,辅助制片人进行评估。经过重重把关,戴莹会看最终的剧本成色如何,决定是否立项。

 

“只要是好剧本即便是新团队,那么我们帮你把控所有风险。” 

虽然戴莹合作的很多网剧都是团队或者公司成立后承制的第一部作品,没有之前的作品做判断验证,但每一次的投资都比较稳妥和成功。

戴莹说:“确定投一个项目,是有很多规律可循的。第一看团队整体的基本面,有没有真的很稳,比如强制片人的把控;第二在喜欢项目题材的大前提下,看团队的项目筹备是否充分。”

 


如果团队里有组团和审美很强的制片人,而配备了新导演,那么只需要去验证新导演的拍摄手法是否适合这个剧。比如《最好的我们》的导演刘畅之前没有拍过剧,戴莹表示,通过看刘畅之前的短片,发现他青春灵动的视听语言非常适合《最好的我们》,那么在强制片人的基础下,就敢去投年轻新导演做的项目,《最好的我们》也确实给了市场惊喜。

戴莹跟《无证之罪》团队的前期磨合有半年之久,起初这个项目不被看好,团队也是平地起。但导演团队和编剧团队做的项目提案很用功,从前期筹备到拍摄手法、演员的服装等写得很详细。

 


“这个团队前期准备已经做得这么充分了,而且我也很喜欢这个题材,紫金陈‘推理之王’系列的三部小说,剩下两本的版权都在我这里。再加上有韩三平老师的加持和帮助,就会有非常优秀的演员愿意给这个项目添砖加瓦,如果不去给它这个机会,其实是我的损失。”

新团队中导演和编剧对项目的用功和情怀很重要,比如改编自天蚕土豆同名玄幻小说的新剧《大主宰》的导演也算是新人导演,跟刘畅是一个寝室上下铺。

 

除了他的专业拍摄手法外,戴莹还看重他认真写了一百多页的项目阐述,把整个项目的灯光、摄影 美术全部想好了调性,“这种导演不会给你呈现一个套路的作品,肯定会有惊喜在。”

“判断什么是好团队,什么是会拍的导演,这个完全取决于专业能力。”只有专业度高,才能够发掘人才和更好地发挥他的长处。

 

 

 

需要顺应市场,也需要多迈一步

 


就在不久前的春推会上,戴莹做了题为《超级网剧的AB面》的发言,总结了关于2017年大剧的“迷之三角形”,提出了流量和口碑“刚刚好”的原则。

 

 

戴莹解释:“但项目在评估阶段就要明确指标,是口碑还是流量,只能以一方为指标。比如《最好的我们》我们评估为流量指标,播出后的口碑是在预期之外的。而《无证之罪》在评估时,我们很清晰地知道12集不会带来巨大流量,演员也不是流量明星,但这个项目能带来行业地位和口碑,对行业都是具有引领价值的。”

对于网剧是要引领市场还是顺应市场,戴莹认为这两者对于平台并不矛盾。戴莹认为,网络大电影发展早,但现状仍不明朗。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没有一部电影率先去迈出这不同的一步,网大一直没有突破市场现有的题材和类型,所以一直没有打开局面。

 

 

比如在《无证之罪》以前,是没有这种12集美剧规格的国产剧集的,剧中的反派人物李丰田还被评为让媒体印象最深的“年度犯罪人物”,韩三平参与制作,优秀的电影演员秦昊、邓家佳、姚橹的加入,这些都是对于这个行业的探索和引领。

 

《你好,旧时光》对现在青春片市场就是一个创新。之前很少有青春片涵盖到如此多的社会关系,包括家庭、老师的关系,这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要市场还是想往前迈进一步,主要把定位跟心理预期衡量好就行。

一方面用户的口味更佳刁钻,一方面小镇青年崛起,用户下沉,面对不同生活状态的两类用户,戴莹说:“服务他们就好了。”爱奇艺会向前迈进,做高端的内容,更希望一剧通吃,大家都喜欢。

 

“用户粘性是很简单直接的,有内容就会留下来,没有用户就会流失。爱奇艺要做的就是持续不断地给用户生产好内容,而不是一年靠一部作品。我们的自制综艺和自制剧都希望形成规模,形成规模后就能够持续生产。”

 

 

比如爱奇艺的爱青春剧场,是用户长期看青春片的一个入口,这样会形成收视习惯,戴莹表示:“我们希望剧场能够增加粘性,它有很多用户互动环节,细节会在世界大会的时候公布。”

 

 

“我们希望像Netflix的剧集品质一样,所有的生产内容都在一个基础的标准之上。”戴莹表示,爱奇艺会继续走纯自制内容,播出标准以12集为一季,付费模式会根据市场的情况做变化。

随着网剧市场的兴盛,很多电影人包括导演和演员也加入了网剧阵营,网剧市场给了电影人更大的创作空间,电影人的入局也能提升网剧的品质。

 

 

陈可辛导演在“2017爱奇艺世界·大会”上提到,市场发生变化,传统电影面临困境,去电影院看一趟电影的时间成本高,也让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待在家里看网剧。

陈可辛说:“我还是小孩儿时就对短一点的剧着了迷,成长过程中,受了很多英美短剧的影响。”相比动辄五六十集的电视剧,更短的网剧对年轻人的吸引黏性极高;更长、更优质的电影模式同样也有实现的可能,陈可辛认为互联网跟传统电影结合会有一个更乐观的局面。

关于2018年将要上的作品,戴莹透露,有三部不同风格的青春片,即《我和两个TA》、《同学两亿岁》和《亲爱的活祖宗》会上线,以及跟TVB合作的《再创世纪》,跟邵氏合作的《守护神》,以及跟韩三平合作的《原生之罪》,跟工夫影业的《动物管理局》,还有《剑王朝》《唐砖》等等。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网剧10人|戴莹的创作经:“刚刚好”是常态,“快一步”是格局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