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唐伟:TMP的下一个战略重点是中国业务,最早一年半将启动IPO

 唐伟在中西合璧的香港表示,TMP正在进行Pre-IPO阶段融资,并计划在未来18-24个月内启动IPO。

 

作者 | 邵乐乐

 

Donald中文更流利了。这得益于他创办的公司TMP(Tang Media Partners)过去两年与国内市场的频繁交流。

 

TMP在好莱坞和中国上海设有双总部,扎根好莱坞,也扎根中国;既熟悉好莱坞的游戏规则,也了解中国的市场动态;既拥有好莱坞成熟的叙事方式和电影制作技术,同时兼具获取中文IP、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源和实力。

 

在唐伟(Donald Tang)的规划中,TMP将在好莱坞红利和中国市场潜力的双核驱动下,成为一个可以媲美好莱坞六大,具备内容开发、制作和全球发行网络的娱乐传媒公司。

 

投行出身的TMP创始团队发挥了自己在时间和速度、风险把控和资源整合方面的优势,从收购好莱坞成熟公司入手,聚集优秀的好莱坞人才,快速建立起了包括内容制作、发行在内的核心业务。

 

2015年7月成立以来,TMP相继控股收购拥有国际发行网络的IM Global、北美发行独立制片公司Open Road,将其整合为拥有全球发行网络、影视制作能力的Global Road Entertainment,并挖来了前狮门影业联席董事长罗伯·弗里德曼(Rob Friedman)担任Global Road的CEO。

 

2017年底,TMP在好莱坞市场的整合并购工作正式完成。合并后的Global Road将在“双核战略”中扮演龙头作用,每年制作或发行15部影片,并将这些内容和制作经验反哺中国市场。在2018年2月举行的面向发行商和合作伙伴的闭门会上,Rob曾表示,未来三年Global Road将投入总计10亿美元的内容制作成本。

 

唐伟向《三声》介绍道,新任掌门Rob Friedman历任好莱坞六大高管、创立过顶峰娱乐,有能力做好一个面向国际的影视公司。“大的也做过,小的也做过,对六大及独立影视公司的优势劣势了如指掌,好莱坞的圈内人士都相信他能够做好3.0模式的Summit(顶峰娱乐),所以很多人愿意跟着他做。尤其是好莱坞Studio这个核之外,旁边还有中国市场这个核能够帮助他们扩大市场。Rob非常认同TMP的双核发展策略。因为好莱坞的一个共识是,如果没有中国市场,很多美国大电影很难盈亏平衡。”

 

从2018年开始,唐伟要把个人的主要工作精力投入中国市场,借力股东及合作伙伴为TMP中国搭建包括发行网络、内容制作在内的核心业务框架。

 

这个节点上,唐伟和他的创始团队选择了香港作为第一次正式亮相的地点,包括红杉资本沈南鹏、光大控股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陈爽、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和孙忠怀、印度信实集团(Reliance Entertainment)等在内的股东和机构代表出现在其全球发布会现场。

 

 

TMP中国将受益于其好莱坞业务的协同效应和中国股东的强劲支持。图中左起分别为光大控股首席投资官潘颖、光大控股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陈爽 太平绅士、TMP创始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唐伟、Global Road 董事长及CEO Rob Friedman、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腾讯集团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

 

TMP在4月9日的全球发布会上宣布了三项具体业务发展计划。

 

第一,腾讯影业、TMP和光大控股成立联合投资体,共同购买好莱坞以及其他地区的电影在中国市场的发行权,预计每年将购买10至20部电影。TMP将利用其在好莱坞、伦敦和中国的业界领先的采购和收购经验和资源来管理联合投资体的日常运营。

 

第二,TMP将联同企鹅影视,根据双方在去年10月收购的网文作者梦入神机的最新作品《点道为止》,共同投资及制作其系列电视剧。腾讯视频已明确将购买该剧的线上版权。

 

第三,TMP与其股东印度媒体娱乐集团Reliance Entertainment成立合资企业,两方将致力于共同制作并向双方市场引入优秀的本土电影作品,第一部合作引进的印度电影将于近期与中国观众见面。

 

唐伟在中西合璧的香港表示,TMP正在进行Pre-IPO阶段融资,并计划在未来18-24个月内启动IPO。

 

联合投资体签约仪式

 

 

根据唐伟的介绍,能够与好莱坞业务产生有机互动的中国业务是TMP的下一个战略重点。TMP中国业务主要集中在三个核心板块:1)电影收购、开发、制作和发行;2)电视内容开发、制作和发行;3)向世界其他地区发行中国影视内容。

 

以与歆霖影业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为起点,接下来包括与腾讯、光大控股成立联合投资体,与股东印度信实集团成立合营公司引进印度影片、与企鹅影视共同开发剧集项目《点道为止》都成为TMP中国业务的进一步深化。

 

其中,聚焦北美、欧洲和印度的两项批片业务成为TMP快速搭建中国业务的一个路径。

 

TMP牵头成立的联合投资体意在更加系统化、规模化地把国外的影片引进国内。对北美、欧洲和印度市场的熟悉,成为TMP进入“批片市场”的明显优势。以Global Road为例,它在北美及欧洲拥有超过150名员工,这些人熟悉好莱坞市场所有项目的背景和进展,让TMP的联合投资体在剧本开发阶段就有机会以较低成本拿到这些电影在中国市场的版权。

 

这些片源将成为TMP搭建国内发行网络的基础——联合投资体如果决定购买以上某些电影的中国版权,会把这些电影在国内的发行权交给TMP中国、腾讯影业等合作伙伴来做。“这可以让我们自己和合作伙伴的发行业务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唐伟明确表示。

 

TMP中国负责人康捷在被问到联合投资体的投资规模时用“源源不断”做出回应。这源于腾讯、光大控股、TMP对这项业务的看好和可能产生的协同效应。

 

在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艾渝看来,TMP有好莱坞一线资源和尽调能力,这是绝大部分从事批片的中国公司没有的,“腾讯、TMP加上光大控股,相当于发行资源、海外资源和投资资源整合到了一起,这是一个可以长期运营下去的业务,所以也不排除光大控股下一步会更深入的去做。”

 

强大的项目收购能力之外,《点道为止》成为TMP和其国内战略合作伙伴歆霖影业在国内做的第一个影视内容项目,也是TMP和歆霖影业在国内探索IP孵化和开发的一个重要范例。未来两年内歆霖影业将联合企鹅影视共同投资,做完《点道为止》第一季的剧集开发。同时,歆霖影业将利用TMP的资源,进一步探索学习和引入好莱坞工业模式,借助好莱坞的力量做美剧和电影的开发。

 

这是唐伟强调的“双核战略”的明显优势,TMP中国能够兼具获得优质的中文IP和故事的资源和实力,同时也拥有卓越的好莱坞叙事方式和电影制作技术。

 

以下是《三声》与TMP创始人唐伟(Donald Tang)的对话整理。

 

TMP创始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唐伟

 

三声:双核战略意味着什么优势?

 

唐伟:好莱坞六大等大的制片厂,因为有自己的发行网络,自己做零售,这就造成地区性的发行商要从独立制片厂拿好的成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可以通过预售解决资金问题,最终就是用20%的钱做100%的事情,拿下中美两大市场,总量占到全球市场的80%。

 

在TMP, 我们致力于一种新的电影制作和风险控制的方法,即只保留中美两大市场, 做落地发行, 其他地区的版权我们预售出去, 回收资金。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可以占到全球票房的80%, 而国际预售和退税优惠价在一起可以覆盖80%的成本 --- 也就是说,我们只需要支付20%的成本就可以取得80%的市场机会--- 这个就是我们独特的商业模式。

 

机遇还在于,这条龙是个长尾的龙,龙头在美国——好莱坞的创意、讲故事的技巧和制作技术。长尾是中国市场,成长速度非常厉害,市场容量非常大,我们可以把美国人讲故事的手段和方法填充进去。

 

三声:TMP、腾讯、光大控股成立的联合投资体在TMP的业务版图中具体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唐伟:这个投资体提供钱,然后一起判断会不会购买以下几类电影的中国版权:TMP自己制作的电影,非TMP制作但是购买了全球发行权的电影,其他制片厂刚刚开始制作的电影,联合投资体如果决定购买以上某些电影的中国版权,会把这些电影在国内的发行权交给TMP中国、腾讯影业或卓然影业等合作伙伴来做。

 

总的来说,我们想更加系统化、机构化地把国外的影片引进中国。以前中国的发行商通常会等电影做好了之后,到电影节去淘片。但是,最近批片在中国已经变得特别抢手,外国人看到是中国发行商会再抬高价格。

 

TMP做这件事在源头上是有优势的。Global Road在北美和伦敦有超过150位员工,这些人熟悉很多电影、电视的相关情况,每个礼拜都有新电影看。

 

三声:对于TMP来说,这笔生意在现阶段是不是一个相对安全、可以带来稳定收入的生意?

 

唐伟:它可以带来收入,也可以让我们自己和合作伙伴的发行业务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更重要的是知识积累。我们可以通过发行这些片子积累对中国市场和观众的了解,把握什么电影在中国是对观众胃口的,这样的理解会再反哺到我们自己在中国和美国的制片业务中。

 

三声:跟印度信实(Reliance Entertainment)的合作是如何达成的?这个业务会在TMP中国的业务中扮演什么角色?

 

唐伟:Reliance现在是TMP的股东,也是印度龙头的媒体集团,有很大的片源库,包括《三傻大闹宝莱坞》《神秘巨星》等。他们看重印度片在国内的市场很好。这个合营公司角色就是帮Reliance的影片在国内发行,帮TMP的片子在印度做发行。商业模式是票房分成。

 

另外,他们比较注重如何把中国市场将来的potential发挥出来,所以TMP会把自己对中国市场的认知传达给他们,比如什么东西在中国会有很好的市场。

 

三声:IM Global最初是Reliance控股,为什么它会主动放弃IM Global的控股权?

 

唐伟:这个很常见。因为如果你不是天天在那边去管、去做,只是一个投资行为,做成这个事情还是挺难的。

 

三声:TMP是否想复制日企索尼在好莱坞取得的成功?

 

唐伟:我们更想做双核。北美和中国市场对内容产品的需求都越来越大,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的时间会越来越多,这个趋势在美国已经很清楚了。

 

三声:但是,北美电影市场已经出现下行的趋势了。

 

唐伟:它不会一下子就没了,而且北美的内容市场中,院线收入只占其中20%-25%。而且我们是双核,中国作为其中互补的一核,增长空间目前是看不到顶的。

 

三声:TMP去年完成了北美团队的收购,内容团队的具体运营情况如何?

 

唐伟:Rob进来以后,我们最重要的一块就是制作团队的建设。目前为止,制作团队已经全部撑起来了,每个部门经理也都到位了。未来,TMP每年会推出至少15部好莱坞影片,其中多数是Global Road自己制作的,一部分是买断做全球发行,一部分是我们帮独立制片厂发行。

 

Rob职业生涯的第一阶段是在六大做高管,第二阶段创业做了顶峰娱乐(Summit Entertainment),把顶峰做好以后,就卖给了狮门影业,Rob做狮门影业的CEO。

 

1.0时代,Rob是六大高管;2.0时代,他是创业者;3.0时代,他要做一个面向国际的影视公司。大的也做过,小的也做过,好莱坞的从业者相信他能够做好3.0模式的Summit,所以很多人愿意跟着他做。尤其是这个Studio之外,旁边还有中国市场这个核能够帮助他们扩大市场。Rob非常认同TMP的双核发展策略。因为好莱坞的一个共识是,如果没有中国市场,很多美国大电影很难盈亏平衡。

 

三声:Rob领导下的内容团队,会特别接近Studio的模式吗?

 

唐伟:是的,本来IM Global做的就是国际发行(北美除外),同时有小部分的制作业务,Open Road也是北美发行加小规模的制片业务。去年我们将这两个公司合并以后,形成了全球发行和制片业务(Production),我们的重点就是用人、钱等资源,把这两块业务同时做大做强。

 

三声:TMP对于国内的整体业务框架是如何规划的?

 

唐伟:发行是一块,包括引进来和走出去。和信实集团的合资企业,和腾讯、光大控股的联合投资体,这都是发行业务里的一部分,帮助我们解决片源问题,同时能够让TMP自己的发行业务逐步提高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在这个过程中,什么东西在中国works,什么东西在国外works,是我们重点要习得的。

 

电影制作和电视剧制作是一块业务。这需要我们花很大的精力,怎么样弘扬中国的文化,如何把好莱坞的技术成功运用到中国元素上,这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做成的。但双核是我们很大的优势。

 

三声:基于你对北美市场的了解,怎么评估奈飞和亚马逊给传统电影市场格局带来的影响?

 

唐伟:这个命题是一个很长的conversation,我们也有系统关注过。

 

捡关键点来说,这是一个battle,互联网平台和传统Studio的battle。Studio的想法是,我一定要把规模变得更大,再来跟奈飞battle。这种情况下,独立的studio公司会shrink,很多小的studio也会慢慢出局。Independent studio数量会减少,六大也会变五大、四大甚至三大。

 

但市场对电影、电视剧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供求会逐渐变得不平衡。对于TMP这样的公司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机会。

 

三声:这个萎缩的过程会很迅速吗?

 

唐伟:我想就是五年之内。

 

三声:这个格局已经稳定很多年了,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迅速变化?

 

唐伟:我相信是因为面对奈飞这些公司,传统studio的信心不够。奈飞在资本市场和内容市场风头正盛,打败传统studio的机会越来越大。大的studio一定需要更大的资本和更大的核心竞争力去对抗。

 

三声:奈飞计划收购欧罗巴,是不是相当于你说的这个趋势正在出现?大家都会去抢独立的制片厂,壮大自己的实力。

 

唐伟:是。

 

三声:TMP有没有危机感?

 

唐伟:我们是双核,注重加倍成长的速度。这是一个历史机遇,而且我们现在手上拿到的东西是很特殊的优势,既然理念是对的,那就继续加速做,把最好的品牌打好,把最好的人抓到手里,用20%的钱撬动80%的市场。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对话唐伟:TMP的下一个战略重点是中国业务,最早一年半将启动IPO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