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卫健委撤销计划生育部门—30年前的今天母亲正怀着我东躲西藏

 今天朋友圈被一条消息刷屏了:“国家卫健委撤销了原来与计划生育工作有关的三个机构,分别为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我颇有感触,30年前的今天母亲肚子里怀着我正在东躲西藏。

计划生育宣传标语

笔者出生于苏北,有一个姐姐,众所周知江苏的计划生育工作在当年是抓得非常的严格,每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小的时候父母、邻居老是说我是捡来的,每次说的时候我就和他们闹,后来慢慢长大了才渐渐知道,原来自己是超生的二胎,在当时的条件下可以算是捡了条命,至今父亲有时候忆苦思甜还说:“要不是当时我和你妈决心大怎么会有你啊。”

在此笔者简单分享一下自己出生时段的经历(长大后听长辈们说的),同时纪念一个时代政策的终结:

父亲兄妹五个,在兄弟里面排行最小,结婚也最晚,还有一个妹妹没有出嫁,父亲的三位哥哥都有儿子,那时候兄弟几个已经分家了,爷爷和父亲一起过;我有一个姐姐,可能现在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有一个女儿了,还非要生儿子,况且兄弟们已经有三个儿子了,女儿哪里不好,这不是重男轻女吗(事实上从小父母都是平等对待我和姐姐的,姐姐也是大学毕业)!可是我们哪里能够以现在人的思想去评论那个时代呢!在那个时候,经济落后,家乡的人民大都还在地里讨生活,农民的思想是朴素的,他们有自己的理由:

1.兄弟多的家族,只有有了男孩才能有较高的家庭地位,

2.男人是壮劳力,地里活需要人干,生产队上的工分需要人去挣

3.姑娘不能长待在娘家,养儿防老,传宗接代(那时候的养老院只有五保户能住)。

在姐姐10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发现自己怀孕了(就是我啦),父亲和爷爷(爷爷是老新四军)商量要不要这个孩子(肯定得要我啊),爷爷拍着桌子说:“不用怕,生下来,家里有我,你们放心出去,孩子(指的是姐姐)留给我带!”所以我的姐姐只喝了10个月的母乳,是米糊养活大的,从小身体不好。就这样母亲在还没有显怀的时候(怀胎2个月)和父亲一起从家里躲了出来,开始了超生之旅,也就是所谓的超生游击队!

超生游击队小品剧照

父亲会木工,对外谎称两个人一起到南方打工去了,除了父亲的兄妹及爷爷知道外,外人一概不知,大人们也不敢在家里说,怕家里的小孩子(我的堂兄弟们)听到,到外面说漏了嘴。没经历过的人肯定难以想象,不要说外人,在那个时候甚至家人都可能出卖自己,同村的一户人家,儿媳妇二胎怀孕6个月了,公公怕生下来负担太大,日子过不下去,自己去乡公社举报的,计生办来人直接送到医院引产了。

父亲和母亲一边躲藏一边打工,辗转到过多个城市,据母亲讲他们到过无锡、苏州、上海、南京等,母亲开玩笑说:“你还没出生就逛遍了苏南了”,每个地方不敢待太久,怕被人发现,我大姨嫁到了景德镇,父亲母亲又到景德镇待了一段时间,后来月份渐渐大了,悄悄的潜回了邻县母亲的一个表姐家,静静的等待着我的出生。

期间村干部和乡公社的干部起疑心了,因为父母收麦子和水稻的时候没有回家帮忙,他们断定父母亲躲到外面生二胎去了,打听到我大姨嫁到了景德镇,他们派了三个人去景德镇我大姨家找去了,当然一无所获,殊不知此刻我母亲正在邻县待产,离我家不过20里路。表姨一家对母亲很好,那里的民风也较为朴实,时至今日,我仍然每年春节到表姨家拜年,表姨也戏称我是他们家的儿子。村口的那户人家是表姨父的哥哥,每次村里来了生人他就赶紧跑到表姨家来报信,生怕是查超生的来暗访,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就躲到房后的扶桑田里面去,最长的一次躲了大半天,其实村干部和乡公社的干部对父母亲回来了一无所知。

讲到这里我也该出生了,出生的时候还有一段小插曲,母亲吃饭的时候肚子疼起来了,父亲和表姨一家赶紧给送到了表姨他们的镇卫生所,到了医院才发现钱没带,其实父亲早已囊中羞涩,然而也许老天眷顾,恰巧在医院门口捡到了50块钱,就这样母亲进了产房,紧接着我就呱呱落地了,是个男孩!由于来的仓促,毛毯也没带,父亲激动得脱下了他的毛衣裹住了我。或许有人要说超生就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是我不得不说,在当时敢于超生的都是有恒心有毅力的人,其实是在豪赌,因为没生下来之前你不知道是男是女,但是不管是男是女接下来的罚款你是跑不掉的!

计划生育宣传标语

父母亲在我一过满月就抱着我回家了,因为只要生下来了,就不能把孩子怎么样,所要面对的就是罚款,不交罚款孩子就上不了户口。村里和乡公社的干部都来了,逼着父亲交罚款,不然就拆房子,姑姑急了上去和他们理论,说了一些脏话骂他们,为了能下台,大伯一个巴掌把姑姑嘴里的血都打出来了,最终父亲东拼西凑,到处借钱交了3600块钱现金罚款,外加我们家5头壮猪也被牵走抵罚款,我才得以上户口,在1988年这笔钱抵得上普通家庭5年的收入,所以在我记忆中小时候家里一直很贫困,一直在还别人钱;还有作为惩罚我只分到了一半的口粮地,也就是0.4亩。父亲常讲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他选择了超生二胎,也就选择了交罚款,愿赌服输,政策对每个公民都是平等的。

全面二孩宣传图片

一晃半甲子,现在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但是我并不需要为二胎交罚款,甚至老家的计生干部还在动员人们生二胎。计划生育最为一项国策在特定的历时条件下促进了社会的发展,同样今天为了适应社会进步,国家卫健委撤销了原来与计划生育工作有关的三个机构,都是形势使然。让我一起和“超生”这个词说再见!最后我想问朋友们二胎政策开放好几年了,接下来可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你们想生吗?

 

 

原创禁止个人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塘汛新闻 » 国家卫健委撤销计划生育部门—30年前的今天母亲正怀着我东躲西藏

条留言  
给我留言